这试探是没完了吗?

    一茬接一岔的。

    看着礼物盒里的戒指,宁晓臣觉得自己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何总,你这奖励我不能收。”宁晓臣将礼物盒盖上递给何邵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不喜欢吗?”何邵的表情非常自然。

    其实经过刚刚的对话他已经有要将礼物盒拿回来的想法,怕再把宁晓臣吓一跳。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反正吓一跳是吓,吓两跳也吓,干脆多吓吓她,让她的心理承受力变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,这可是戒指啊!你这送我戒指不合适吧?我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你是我老婆,哪能没戒指呢?”何邵理所当然的说。

    在宁晓臣张嘴想说什么时,他又很自然的说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一个戒指而已,代表不了什么,我看好多人都拿戒指当装饰,你就当这是一个普通的装饰品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也不好啊!”

    “戒指这东西,赋予它什么定义它就是什么定义,这枚戒指是装饰品就只是装饰品。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要回来的道理,你可以不戴,收起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何邵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宁晓臣也不好不收了,她觉得自己态度到了,让何邵知道她没有非分之想就行了,“那我就收起来了,谢谢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何邵保持着自然如常,他没告诉宁晓臣,这枚戒指是他亲自设计再找尤柏苏专门打造的。

    什么装饰品?根本就是求婚戒指。

    看过何邵给的奖励,何邵也拆了宁晓臣送的礼物,那是一条深色的领带,做工材质颜色都非常精美。

    但跟何邵刚刚送的戒指相比就有点差距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平常的穿搭都是顶级定制的,这个牌子虽然不是什么奢侈品大牌,但东西很好,而且这条领带的颜色独一无二,我看着好看就买了,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宁晓臣说到最后居然有点紧张了起来,原本她对送礼物就不在行,根本不知道该送什么给何邵,直到看到这条领带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适合何邵。

    本来她送礼物的想法,无所谓他喜不喜欢,心意到了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到现在心绪居然就莫名其妙的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何邵看出了她的紧张,笑着说,“喜欢,你帮我试戴一下?”

    “?”宁晓臣。

    “试戴一下啊,看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系领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教你。”何邵抬了抬礼物盒示意宁晓臣拿出来。

    宁晓臣伸手拿出了领带,然后将何邵原本的领带解下来,把这个戴上,在何邵的指导下系好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才回过味来,好像哪里不太对。

    不过何邵没给她时间考虑,牵着她鼻子走,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

    两人是坐在沙发上系领带的,此时何邵站了起来,宁晓臣听了他的问题看过去,入眼就是满眼大长腿。

    今天何邵穿着黑色西裤跟白色衬衫,就是很普遍的正装打扮。

    可或许是顶级订制的衣裤,不论材质、做工还是剪裁都特别好些,或许是何邵的身材气质容貌特别好。

    总之这一身穿在他身上简直帅得眩目。

    白衬衫的衣袖随意的挽了起来,正经严肃中带着点随意越发迷人。

    其实何邵平时去上班比较少穿正装,除非那天有应酬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穿得少,这乍一看,对人心脏爆击的强度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宁晓臣是一个诚实的人,她连连点头说,“好看,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好看,还是领带好看?”何邵好笑的问。

    “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说我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好看,衬托得领带都越发好看了些。”宁晓臣从善如流的吹彩虹屁。

    “行吧,你的礼物我很喜欢。”何邵坐回来,“先收起来吧!”

    宁晓臣收回仰着的头,感觉脖子有点酸,这么近距离的看何邵相当的高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准备解何邵的领带,手刚碰到领带忽然觉得这样不太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何邵正在心里暗暗感叹宁晓臣的自觉呢,谁知道她就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宁晓臣收回手,盯着领带的视线上移到何邵脸上,正对上他的眼眸,愣了下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